饭馆里只有我和流浪汉在吃饭

天蓝 2015-12-21

我自认为不是吃货,但是每每在外面的时候总会去找当地有特色的东西吃。

那天,又是为了找看了一眼就想吃的小吃,穿过了束河小镇的每条巷子。路痴如我,对于这样的巷子走N变还是找不到北。

那是一条小小的美食街,可是我找了所有的巷子都没有找到。肚子在叽里咕噜地叫,饿了,先去填饱一下它吧。于是来到了这几天常去的那条街道,这条街道很宽,旁边有各色的餐馆。

我是个比较恋旧的人,所以选来选去还是来到了吃过几次的那家饭馆。迷迷糊糊地走进去,没有东张西望,直接点了喜欢吃的过桥米线。

这家小饭馆面积不大,最多容下十二三个人吃饭。饭馆老板和老板娘为人随和,还有个在那帮忙做事的应是他们的女儿。

待我点完吃的后,感觉好生奇怪,前几次来这里吃饭,都是很多人,今天为什么这么安静。于是环顾四周,只看到一个人在那里埋头吃饭。

定睛看了看,是一个“流浪汉”似的男的在那快速地扒着碗里的饭。蓬松的乱糟糟的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前面的额头,头发似乎好久没有洗过,结了饼状。破烂不堪的衣服遮住身体的每个部位,只露出了那面黄肌瘦的脸。脸上的胡子混乱地生长着,那双眼睛写满了故事、沧桑,额头上布满了一深一浅的皱纹。

他一直拿着筷子扒饭吃,那双手虽有些粗糙但是很干净。看那吃状,好像很久没有进食了,边吃饭边喝汤下咽。眼看汤马上没有了,老板娘的女儿马上跑过来盛了一碗给他。

饭馆外,一拨人停住,准备进来,到了门口又转身离开。又来了一拨人,同样的看了看又走了…….屋内还是只有“流浪汉”、我、老板家一家。

一大盆饭很快就被消灭得干干净净了,老板娘过来问是否还要给他添饭。“流浪汉”连忙说了几个不用了,然后飞速地将剩下的菜和汤都吃完,给了老板娘饭钱,就匆匆往外走去了。

我望着他的背影,目送他离开。

他,应该四十岁左右,为何沦落如此?

我吃着那本来很好吃米线,却觉得食之无味。这时店里慢慢地人多了起来,等我吃完的时候,小小饭馆已经坐满了人。

起身离开小饭馆,走在高低不平的石板路上,看着稀稀疏疏的人影,灯红酒绿的酒吧倒映在干净明澈的,长满水草的冰泉水里。身边偶尔走过衣着亮丽的俊男靓女。

如果雪山的融水能够倒映出灵魂与皮囊,有多少人想去照一下,看看自己的灵魂是否已腐朽,只剩空空皮囊而已?


标签: 读书 旅行
人浏览
我喜欢 我要说
x

© 2015-2017 lvxinggushi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