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一万两千一百三十二公里的火车旅行

天蓝 2016-11-20

一万两千一百三十二公里有多远?是从深圳坐火车到喀什,再从喀什坐火车回深圳,嗯,就这么远。

xibu.jpg


去新疆看看,这是很久以来的一个梦,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实现,这得感谢飞湾湾的航班涨价,然后就放弃奔向湾湾了。


哪里可以走走?脑袋突然响起,“赶在我还在新疆的时候过来看看呗”,友说。“你不是说有生之年一定要去新疆看看嘛,又答应要在友在那儿的时候去看看,那就去吧”,心说。


查了机票,怎一个“贵”字了得,果断放弃。再查查火车,还可以,可是时间有点长,那就带几本书吧。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马上买了几本有关那片土地的书。


给友打电话,友说想去喀什,于是就把目的地设为喀什。买好票,距离出发时间还有10几天,静静地等待出发。出发前几天才定好青旅,出发前两天才做了行程安排。嗯,这算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吧。


Day1 书中风景

出发那天,天下起了蒙蒙细雨,路上行人匆匆。唯我拖着行李箱,慢慢腾腾地向火车站走去。


就要坐着火车去往那个在脑海中幻想过无数次的地方了,可心却如此平静。少了前几次旅行的忐忑不安,多了几分淡定。

2.jpg


火车出发了,熟悉的风景掠过眼帘:一排排砖瓦房、一座座山丘、一个又一个隧道…从小生活在南方,这些之于我吸引力甚少。更有吸引力的是书中风景,打开书本,静静地感受刘亮程笔下的村庄:


“许多年之后你再看,骑快马飞奔的人和坐在牛背上慢悠悠赶路的人,一样老态龙钟回到村庄里,他们衰老的速度是一样的。时间才不管谁跑得多快多慢呢。”


心地才是最远的荒地,很少有人一辈子种好它


一个人心中的家,并不仅仅是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,而是长年累月在这间房子里度过的生活。尽管这房子低矮陈旧,清贫如洗,但堆满房子角角落落的那些黄金般珍贵的生活情节,只有你和你的家人共拥共享,别人是无法看到的。走进这间房子,你就会马上意识到:到家了。即使离乡多年,再次转世回来,你也不会忘记回这个家的路。


“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,我们不能全部看见。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,孤独地过冬。我们帮不了谁。我的一小炉火,对这个贫寒一生的人来说,显然微不足道。他的寒冷太巨大。

“一个人就这么可怜巴巴的一辈子,为啥活给别人看呢。

 

每每看书的时候总觉得时间似水,匆匆而过,一本尚未读完,暮色已降临。借着车厢的灯光,看完第一本,火车已过长沙。不多久,又过了武汉。


睡觉,第一天的火车旅程就这么愉快地结束。


 Day2 西安到西宁,自然风光

为了看日出,第二天起了个早。洗簌完毕,坐在车窗前看风景、等日出。火车已驶入陕西境内,距离上次来陕西,已经有两年了,那次是晚上,啥也没有看到。所以这次要补上上次错过的风景。


窗外,一片片耕地,农人已开始劳作;矮矮的房子坐落于树丛中,房子的天台上晒满了玉米棒子,炊烟随风飘扬;柿子树上挂满了红彤彤的柿子,石榴树也被大颗大颗的石榴压弯了腰;一排排白杨树笔直地站在那里;阳光透过浓雾洒在窗台上。早安,世界。

3.jpg


对面坐着个山西姑娘,一直用手机拍外面的风景。而我则不停地在问她,“这是什么呀?那个呢?你们那儿也是这样的吗…”


火车提前抵达西安,车上的人儿都跑下车“放风”,当然也包括我。看到热腾腾的包子,禁不住诱惑,买了几个(已经吃过早餐,可是看着眼馋)。上车后发现包子不是菜包,全是肉包,只有一丁点儿菜,这也叫菜包…顿时没了兴趣。扔了怪可惜,问了一圈周围的人,没一个想吃…


火车继续向前,到达甘肃境内。红的绿的黄的胡杨树、绿洲、戈壁、荒漠...

21.png


外面的那个是柿子树吗?果实的颜色为啥是深红色?我问对面的姑娘,姑娘也不晓得那叫啥。


旁边的小伙说那是苹果树,这是他的家乡天水。说着,便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一个苹果给我。推辞一番,但还是收下了。洗净,咬了一口,皮很硬,肉很结实,很甜。谢谢天水小伙的苹果。回程时我特意下车买了几个,都不及这颗好吃。


看不尽的的隔壁,数不尽的胡杨,在日落时分火车到达了西宁。

4.jpg


欣赏了一天风景,决定早早睡觉,明天就要达到第一站了,养精蓄锐。


 Day3  进疆

早上八点半,火车到达吐鲁番北,天未亮。车厢内滚动条上写着,室外温度0。外面道路上似乎结了一层冰。这么冷,赶紧把厚衣服拿出来,上次在内蒙时冷怕了,所以这次带了很多衣服。

5.jpg


离第一个目的地越来越近,心情越来越紧张,因为一路上听到周围人的谈论,导致心情紧张。下铺的大伯说,不用那么紧张,也没那么玄乎。心稍微宽了点儿。


火车太激动,提前到站。跟火车上的伙伴说了声再见,就奔向我的第一个目的地。


乌市,旅程的第一站,只有半天时间。匆匆而来的我,带着忐忑,投入她的怀抱。


在乌市逛了一圈后,又回到火车站,等待驶向喀什的火车。


上了火车后,习惯地坐在车窗前欣赏风景,这时窗外的风景与前两天所看到的不同。蓝得纯粹的天空、干净低矮的云朵、壮观的风车、天山山脉上皑皑积雪、黄艳艳的胡杨、一望无际的戈壁滩…

6.jpg


对面还有个害羞的维族小男孩儿。他看到好看的风景时会一直叫他妈妈,把我吸引了过去,我走向他看的那边窗,他则害羞的躲在他妈妈背后。


九点左右,天才暗下来,看了会儿书,睡觉,明天就要到目的地了,好好休息。


 Day4 到达喀什

早上9点,天还未亮明,拿着书本看了一会儿。透过车窗,外面是一片片盐碱地。起初我以为是下雪了,覆盖了一层薄雪。后来越想越不对,于是鼓起鼓起勇气问了对面的大哥。

7.jpg


大哥个子很魁梧,鼻梁挺拔、眼睛深邃、眉毛粗黑、五官立体,不苟言笑的脸庞,遮不住那份帅气。普通话中夹杂着维语口音。


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,是否晓得外面戈壁上的雪还是盐,大哥就滔滔不绝的给我介绍了外面的那片天地。草方格、胡杨树、梭梭草、棉花、本地人的习惯、玄奘西游的驿站…


谈话中得知大哥祖籍山东,新疆出生,阿图什长大,地道的新疆人。后来还给我推荐了喀什美景美食。在阿图什的时候大哥下车了,谢谢阿图什大哥。


火车路过阿图什之后,很快就到达喀什了,比起到达乌市的心情,现在已不那么紧张。跟维族小男孩儿说了声再见,他又躲在他母亲背后了。他母亲用维语说了他们的目的地,尽管我努力地听,可还是没有听懂。对他们笑笑,再见,朋友。


喀什,我来了。

标签: 读书 旅行
人浏览
我喜欢 我要说
x

© 2015-2017 lvxinggushi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